爱上教育剧场

让你的学校充满艺术气息

“一个孩子可以会从一个封闭的社会中获取所有的技能,却不能拥有判断和质疑社会中的一些价值的能力。我们可能需要另一些方法去打开孩子的心智。让他们接触到关于我们社会和人类生存更深层次的问题。不仅仅要挑战孩子,还应该鼓励他们挑战我们和我们的文化。可能有比发展认知技能更重要的东西,可能我们能够帮助哪怕很小的孩子去参与寻找智慧,孩子自己的价值观的发展和他的人生哲学。”

——《教儿童思考》罗伯特.费舍尔

《箱子屋》/中国国家话剧院,2013

教育剧场

教育剧场和教育戏剧之间存在联姻关系。教育剧场除了与教育戏剧共享许多方法论和参与模式外,还具备独特的剧场元素:完整的服装、道具和布景让剧场的符号系统更好的融入到戏剧元素中。一次只与一个班级的儿童互动也保证了很高的参与度,这是独特的、青年人剧场或儿童剧场不具备的艺术形式。

《狼来了》/芯世界社会创新周,2013

教育剧场最重要的特色是参与性环节。在我们所有的剧目中,表演只是一小部分。通常情况下,在表演前,之中和之后都会有场景和段落需要参与者进行即兴的参与。参与性的环节有时还被整合到整个剧目的结构中,成为剧目的一部分。参与者在扮演和观看中有机的转换,其身份也在观众和参与者中不断转换,从而达到对戏剧中心的探讨和更深层次的探索。他们不仅仅是简单的观看,而是身在其中。这是一种对于人更加深入的学习。让现实和自我进入想象,目的是回到参与者的现实和自我。

《做妈妈》/北京启明星双语学校,2018

《巨人的拥抱》/中国儿童中心,2016

《杰克与豌豆》/北京兴隆小学,2019

《箱子屋》/中国儿童中心,2013

抓马宝贝制作的教育剧场项目有两种模式,一种由演教员(actor-teacher)对所选素材进行集体创编,剧团将这些经过探索的素材再进行舞台脚本的整理,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台词和走位,在演出中保持了相当的机动性;另一类作品由剧作家Chris Cooper写作,曹曦导演,这类作品由于有了文本作为基础,拥有更为精确的剧场语法、框架以及符号。演教员和导演要花几周时间来对剧目进行精细的排练,在排练过程中确定戏剧的中心以及儿童的学习区域,随后再根据排练的过程为儿童选择框架、角色和任务,帮助他们参与到剧目的内部之中。

《做妈妈》/山东菏泽春蕾小学,2017

《杰克与豌豆》/教育剧场现场

简短的现场视频

所有教育剧场项目

这些项目和很多学校以及幼儿园的孩子见面,将高质量的教育戏剧覆盖更多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