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抓马拍纪录片的导演说,抓马宝贝是一家奇怪的公司?

2019年正值抓马十周年,导演徐化用一部纪录片《鸿沟》,为抓马完整地记录和呈现,抓马这些年所经历的所谓“过程”。

他的原话是:“这么奇怪的一帮人、这么奇怪的一个公司,它为什么能活?”

导演徐化作为抓马的一位“长期观察者”,他是如何看待抓马这家“奇怪”的企业的?

导演徐化是如何看待抓马的?

以下文字出自导演,讲述了他对抓马的理解。

通常⼀个⼈在开始接触抓马时都会和我有类似的感觉,就是“模糊”。

因为现在商业驱动社会,⼀切以简单、清晰、快速、有⽤为宗旨,这么多年我们都习惯了交换价值⼤于体验价值的消费观或者⽣活观。忽然今天突然来了⼀个体验价值略微⼤于交换价值的时候,那么就会有点不适应了。

星巴克提供的基本上是⼀种体验,虽然介质是⼀杯咖啡,但其体验价值⾮常⾼,它远远⾼于这杯咖啡的实际交换价值。

这其实才是⼈类最初,或者说⽐较舒适的交换状态。⽽所谓市场导向社会(资本主义),最⼤的不同就是,交换价值凌驾于体验价值。

好⽐你驾驶着⼀个⼩船,去⼀个恬静的海湾⾥独⾃潜泳了半⼩时,你虽然没创造任何交换价值,可是你⾝⼼愉悦。

但忽然来了⼀个⼈,告诉你说,“嘿,我给你⼀百元,你再给我潜⽔半⼩时。”

估计你就不乐意了,你⼤概会开着船离开这个⼈。⽽如果你要了这⼀百元,那么你潜⽔的时候多半也未必和之前那么开⼼。潜⽔就应该是“潜⽔”本⾝,可来的这个人⾮要把单纯的体验和交换画等号。

体验价值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珍贵。但是忽然来了⼀个叫市场和资本的东西,⼀切就变味了。

⼀切围绕市场和消费的社会,培养出来的孩⼦们,必然价值观也都是围绕市场与消费的。

所以,孩⼦们未来也会尽⼀切可能,以⾃⼰宝贵的体验与⽣命去换取市场上的⼀些冷冰冰的“价值”,然后再⽤这些价值,去获得所谓可以让⾃⼰⽣存和⾼兴起来的物质与服务。

市场很有趣,它让人们逐渐忘记⾃⼰的伟⼤,忘记⾃⼰的创造,忘了⾃⼰才是快乐的源泉。市场创造出无数“消费品”,⼈们像是《千与千寻》里的⽗⺟⼀样吃成两只猪,不断地吞⻝消费品,也不管⾃⼰到底需要不需要,反正吃就是了,管他的,因为别⼈都在吃的起劲嘛。

市场把⼈类当猪养,⼈们逐渐麻⽊,顺从,最后彻底上瘾,最后同流合污。

抓马也是提供消费品的,只是这个消费品是⼀种带有“惊醒作⽤”的体验。孩⼦体验快乐、体验合作、更体验“惊醒”。

2020就是⼀个全⼈类的惊醒。这个“惊醒”好像在说:“嘿,还继续吃么?”

视频太短看不过瘾?

来看看纪录片认识教育戏剧,认识抓马吧!

《鸿沟:抓马教育十年》纪录片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