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抓马会员
  • 抓马国际
  • 抓马活动
  • 抓马分享
  • 抓马团队
  • 抓马宝贝
  • 首页
  •   
  • 用户名:  
  • 密   码:  
  • 忘记密码
  • “习式是色彩的调色板,但它们并不构成一幅画”——Jonothan Neelands专访(一)
    以下文字内容源自微信公众号“见学国际教育

    抓马宝贝(Wechat ID:dr0808)公众号授权转载
     

    见学国际和抓马教育的创意总监曹曦与抓马首席文化官Chris Cooper,于去年2月在考文垂邀请尼兰兹进行了这次访问,访问发生在2019年6月25日的贝尔格莱德剧院。

     


    乔纳森.尼兰兹教授

    Jonothan Neelands

     

    华威大学文化协作项目的学术总监,华威商学院创意教育以及戏剧与剧场教育教授。他目前是考文垂2021年英国文化城市项目的主要参与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成为了戏剧教育领域的重要人物,他的著作《理解戏剧》及《建构戏剧》等书是该领域必读书目之一。在过去几年间,他也经常在中国工作,在IDEC会议上发言并为其撰写戏剧课程。
     

    以下文字为部分访谈内容

     

    克里斯:好的,乔诺森。感谢你给我的宝贵时间,因为我知道你正忙于2021年考文垂作为文化之城的事物,投入了很多精力。如果您愿意,我想谈谈过去40年。

    我一直在读彼得·奥康纳(Peter O'Connor)在2010年编辑的论文集(《通过戏剧教育创建民主公民》)。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是大卫·布斯(David Booth)在本书开始时向你致敬的文章,他谈论自己如何意识到英国人对1990年代安大略省实践的影响。我认为这确实很重要,因为那是在另一个国家教育戏剧真正发展的时刻,虽然也是英语国家,但毕竟不是英国。他特别提到希思考特和伯顿,当然还有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s),杰夫·吉勒姆(Geoff Gillham),托尼·古德(Tony Goode),沃里克·多布森(Warwick Dobson)。他提到了你如何为戏剧老师创造了复杂而开放的机会,使老师真正成长。他还谈到了老师的信念。我发现这种“复杂而开放”和“信念”的想法很有趣,因为在我看来,它实际上是在讲教育戏剧的本质,因为它已成为一种过去时代的艺术形式。我想知道您是否能对大卫在这方面所说的话做一个回应,以及您认为他所说的英国影响是什么?

    乔纳森:我刚从大卫.布斯在多伦多的追悼会回来,并很荣幸向他致辞。在那次演讲中我谈到了你问起的话题:大卫对全世界戏剧的贡献,以及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我认为他说英国人对加拿大的影响是过谦了。我的意思是他在英国与伯顿和希思考特一起学习,曾与该国的许多动机各异的戏剧和戏剧从业者合作。是他带我们到安大略省工作,所以加拿大受到了英国的影响,但我认为我必须从“大卫·布斯教给我的东西”开始。确实,我认为对故事的整体关注以及他发展“故事剧”的方式对我来说一直很重要。在某种程度上,因为那时我对戏剧故事的兴趣和对戏剧的兴趣一样,所以这是一种自然的联系。

    克里斯:那会是什么时候?

    乔纳森:大概是80年代后期,即90年代初。而且还因为他的另一个重要建议是“您必须使所做的事情足够简单,以使人们能够遵循”。要知道,如果戏剧只有少数专家来教授的话,戏剧必定会死掉,必须让它的可触性提高。因此对我而言,这项工作的挑战始终是:“我们如何在保持其核心的完整性和复杂性的同时使其便于可触?”而且我总是在大卫的作品中看到这一点,如果愿意的话,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模型。因此,故事确实对老师们有帮助,因为另一位艺术家已经通过虚构的世界,人物,张力和境遇为您创造了一个虚拟的世界,您不必从什么都没有开始。它是教师使用的一个非常方便的起点,你可以拥有紧张感,人物和故事中的一切。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如果您让孩子进入故事,而不是被动地听故事。如果他们与人物一起在故事中走来走去,面临着同样的情况,面临着同样的压力。您刚刚谈论的那种复杂性的机会就在那儿,然后老师要施以巧妙的引导,大卫就是榜样,而希思考特和其他人则是发展教师角色的典范。

    因此,故事剧非常吸引人。他的作品在安大略省的老师中的受欢迎程度也很高。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开发了习式方法,因为在与大卫进行对话的同时——那时我每年要去加拿大三到四次——希思考特写了《符号与征兆》。在这篇论文的结尾,希思考特鼓励我们让所有教师都可以使用这些习式,并说“它们相对容易掌握,只需稍加注意和实践即可。” 因此,将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认识到我看过的真正出色的戏剧老师:伯顿,希思考特,塞西莉·奥尼尔和其他人,确实拥有他们使用的技巧。你知道,他们并不是每次都在走进教室时都重新发明一套东西,他们使用的是惯常的/程式化的工作方式。因此,我试图将它们收集在一起,但窍门不是要了解它们,而是要知道如何将它们分层并组合在一起。我认为在习式方法传播的过程中丢失了一个重要信息:习式是色彩的调色板,但它们并不构成一幅画。您知道:如何下笔并画出图画才是重点。可悲的是,很多人只是停在调色板上,然后把这种颜色放在上面,把那种颜色放在上面,这就是习式方法的终结。这里没有真正的技巧和艺术性,我认为大卫所说的英国的影响力,是通过观看托尼,沃里克和我本人,对习式进行分层,进行支架和埋藏伏笔中学到的。

    克里斯:我在中国的工作经历中,尤其是我与抓马教育的合作中,从头开始,我就意识到教会他们故事的重要性。我从故事开始,因为正如您刚才所说,在一个故事中,已经包含了太多内容:有戏剧性的紧张感,但是我还想请你提提如何结构播种,分层,支架,从而构成一种复杂性?

    乔纳森:我认为这与戏剧本身的过程性有关。若把戏剧视为一种叙事艺术形式,就像一个故事一样,它虽然讲了一个故事,但它只有深入下去,进入到各个层次,才会真正发挥功效。戏剧教学的复杂性在于如何以一种舒适,安全,有保护的方式将参与者带入故事和框架中,使他们开始冒险。因此对我而言,参与者(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儿童)都不应意识到这些习式的运用。它应该感觉完全自然,因此他们甚至不需要考虑它:为什么我们刚刚从这样做现在又这样做。我们已经转移了形式,但没有离开我们在素材中进行的意义之旅。

    因此,从一开始就要弄清楚在这个虚拟的探索中什么是重要的,然后我该如何进行支架的活动,如何使用习式,以促进人们之间的相互了解。这就是所有的教学技巧,而且最重要的是,提问也会带来复杂性。如果故事是内容的主要来源,那么毫无疑问,提问是主要的教学法,其复杂性由此而来。因此,就像制作一个定格图像一样。它不能仅是“哦,这是一个可爱的图像,我们继续做别的”。而是应该找到这里面,可以改变的事物,或者可以通过这个图像提出什么想法,或者可以提出什么问题。这使我们(因为我们在场)重新思考,重新看待,并被问到正确的问题,使我们能够进行讨论,从而为人们创造了正确的环境来感到足够安全,可以这样做并发出声音。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您引入故事并引入习式,作为一种逐步走向复杂的方式,那么我生活中另一个伟大的问题便会发挥作用—— “您需要在教室中创建什么样的气氛以至于复杂性可以出现?”,不要害怕,而是要允许复杂性的出现。

    克里斯:在我看来,要使您所描述的过程真正起作用,需要一个语境。我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没有上下文关联,分层将无法进行。在我看来,您在实践中谈论的是90年代的早期,当您阅读重要的理论材料和对实践的反思时,它们都非常有效地利用了语境。我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乔纳森:是的,我认为不同的从业者与环境有着不同的关系,同时也同样相信环境的力量和重要性。

    克里斯:很有意思。多说一点。

    乔纳森:我认为这尤其与对于语境的注入有关。一些从业者的实践都是在事件之前先在语境中中进行十分深刻的注入。我可能对这种深入比较随意。我总是在习式的条件下做一些我们所谓的“关于语境设定的动作”。比如,“我们是谁,我们在哪里?”这类的介绍。然后尝试给与一些规定的情境,以及这些情境会有多么不同,或者如何使参与者有不同的想法,或者如果你正处于这种情况,会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因为教育戏剧的力量就在于是你可以在里面,而不是从远处看,但你可以随意谈论它。你在戏剧里面必须做出回应,必须做出决定,并且受到挑战和考验,以了解做出这些决定的原因以及这些决定可能带来的后果。因此,对我而言,最广泛的意义是语境与解决问题之间的关系,解决问题既是道德的,也是伦理的,既是人道的,也是政治的,同时也是理智的。在这种环境下居住会给我们带来什么问题,我们可以通过戏剧来探索。这一直是我的信念,我记得杰夫•吉勒姆(Geoff Gillam)这么说:“如果找到正确的方法,您可以向任何孩子或任何能力的人传授任何内容”。我绝对相信,通过简单的戏剧手段,由于我们可以处于戏剧里面,并且因为它是立体的,三位视觉和充满行动的,即使是最小的孩子,也可以被带入极其复杂的区域。

    但如果没有语境,您将无法进行讨论。如果没有体验这种语境,您将无法进行讨论。而这总是让我着迷。我有一段时间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工作,不仅因为我一生都挚爱莎士比亚,但令我更感兴趣的是莎士比亚的作品的复杂性,以及如何通过教育戏剧和参与式戏剧,使幼儿真正深入地探索莎剧中的主题,去讨论那些只属于研究生的话题。但是,如果可以设定那种身临其境的语境,并且有足够好的提问和引导,你可以和5岁或6岁的讨论这些复杂的东西的。

    克里斯:很有意思,大卫·布斯在书中提到的一件事是通过戏剧媒介来构想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在我看来,这似乎也是您考量的因素,因为语境不总是仅仅限于虚构的世界。它必须是我所说的“自我与社会”的场景中的一部分。在您的工作中,他将这点视为很持久的东西。而且我认为这也必须与您对集体性的理解有关。因此,如果您可以进一步谈一点,我认为那将非常有用。

    乔诺森:好多人会在看完大卫·戴维斯的《想象真实》后说“哦,大卫·戴维斯在他的书中对你批评真狠啊“。但实际上大卫在他的书中想说的是“我是一个布莱希特主义者”。我对此反而感到非常满意。

    克里斯:是的,我认为这是极具智慧的批评。

    乔纳森:是,我认为是。我认为它绝对正确。

    克里斯:我认为实际没有对你“批评的狠”。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分析,但是人们总是想看热闹。

    【未完待续】
     

    抓马宝贝.教育体验中心是一家面向中国现代家庭的整合教育与发展中心,区别于传统的以孩子为教育对象的“单边教育”,抓马将父母、学校和环境建构在一个同步、完整、有目标、有原则的教育观中。

    抓马宝贝针对3-12岁的儿童采用英国教育戏剧鼻祖Dorothy Heathcote的方法及社会建构主义的发展教育观,用10年在中国的深入探究设计出针对中国父母教育选择、身份焦虑及亲密关系、亲子关系的工作坊和咨询机制。专注于中国教育和戏剧的创新,专注于中国教育戏剧的开发与传播,是中国首家引入并践行英国教育戏剧的权威机构。

    抓马宝贝教育体验中心
    Drama Rainbow·Education Centre
    新浪微博:@抓马宝贝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湖南路15号院甲1号
    Add:No.1-15,Nan Hu Nan Lu,Chao Yang District,Beijing
    官方微信:dr0808
    线上课:点击免费试读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9081074号-1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