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抓马会员
  • 抓马国际
  • 抓马活动
  • 抓马分享
  • 抓马团队
  • 抓马宝贝
  • 首页
  •   
  • 用户名:  
  • 密   码:  
  • 忘记密码
  • 抓马宝贝:教育性戏剧简史,未来是属于我们的历史!
    2019年第六届暑期学校教育戏剧师资培训期间,我们邀请了抓马宝贝创意总监/见学国际执行总监曹曦先生,为大家带来晚间讲座《自我和社会的张力:教育性戏剧简史》。
     

    《自我和社会的张力:教育性戏剧简史》


    曹曦 / 晚间讲座嘉宾

    抓马宝贝.教育体验中心创意总监

    见学国际教育文化院执行总监

    中国教育戏剧/剧场重要推动者
     

    每当我们谈论起一段历史,总会用一个特定的角度切入。“自我与社会”便是我解读这段教育性戏剧历史所选择的角度。在这次分享中,我会提及7、8种不同的教学方式,教育性行业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些先行者们个人的实践与探索。

    进步主义思潮

    教育性戏剧最早兴起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进步主义思潮。

    在进步主义之前,教育有两种主导课堂的模式:将孩子当做容器,将孩子看做鲜花(此范式的问题在于,我们无法预估孩子未来的样子)。

    19世纪末,人类进入一段漫长的战乱年代,社会急剧动荡。人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人会变成这样?我们如何将孩子带到这样的世界之中?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开始在曾经固有的、僵化的模式上,一点一点往前探索的,寻找新的方式。

    20世纪初,逐渐兴起的进步主义教育开始发出新的声音:
     

     

    “儿童成为了教育工具要围绕的中心,他成为了太阳。”——约翰·杜威(1921)

     

    “以孩子为中心”的进步主义教育,为教育者们提出了新的选择。老师不再是绝对的知识传输者,他只负责组织孩子的学习,孩子成为了学习的主体。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进步主义教育家温尼菲尔德·沃德提出,戏剧“让儿童表现自己的想法,想象力和情感。”他还曾于1924年,建立了一所以创作性戏剧为基础教学大纲的埃文斯顿学校。这意味着,戏剧早已离开剧场表演的概念,而进入了教学的语境下。
     

    芬利强森的戏剧化

    1897年,英国乡村教师芬利强森第一次将戏剧放入了课堂。他消除了观众,戏剧不再仅仅以表演为目的。

    这位乡村教师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力量。对于他而言,戏剧是运输知识的工具。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他将“内容”放置在了目的的核心,用戏剧来教授知识。这样的课堂明显地区别于传统课堂,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进步主义教育的影子。
     

    库克的“戏剧车间”

    英国的戏剧家库克认为,文本只能服务于儿童,让他们阐释动作,并提出自身的问题。

    受到英国重视戏剧文本传统的影响,库克在排演中大量运用文本。他将班级划分为一个个戏剧车间,让孩子们进入到类似剧团的环境,通过研习、排演那些文本,透过角色探索自己。库克完全是凭着直觉使用“框定”(当时还未有”框定“的理论)将孩子们放置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
     

    斯莱德的《儿童戏剧》

    芬利强森与库克几乎采用的是成人的剧场经验,孩子们被当做缩小版的成人。20世纪30、40年代,心理学开始对人类早期发展感兴趣。英国戏剧家斯莱德受此启发在《儿童戏剧》一书中提出,儿童拥有属于自己的发展规律。

    他将“儿童的玩耍”注入了早期戏剧发展之中。排演的方法被慢慢摒弃了,教师会通过陈述唤起孩子们的经验、想象、感受与表现。这有点像在教师结构下的自由游戏,是关于儿童自我的投射。但斯莱德会将孩子的想法结构成一部完整的戏剧,儿童将获得极大的拥有感。
     

    布莱恩·威——个体中的个体

    二战之后,英国戏剧家、教育家布莱恩·威,成为了教育戏剧领域的先行者。他的工作基本上嫁接了斯莱德和后来的教育戏剧形式。

    布莱恩·威认为,由于戏剧具备了和生活一模一样的元素,它可以像复制生活那样发展个体的能力。与斯莱德的“即兴”不同,布莱恩·威强调着戏剧中的单独个体,他运用了大量训练演员的方式将戏剧中个体的发展推向了极致。
     

    希斯考特的“活在当下”戏剧

    20世纪50年代出现了教育戏剧发展历史中的一位巨人,桃乐丝.希斯考特,她第一次系统地创造了一堂完整戏剧课程的所有理论。

    在其早期实践中,她开创了一种与主流教学完全不同的方式——活在当下。希斯考特将参与者放置在事件里,活在当下的境遇,探索自身。所谓活在当下,意味着它就发生在我身上。在“活在当下”戏剧中,个体是一个单纯的个体,参与者总是处于社会中的个体。
     


    后来,希斯考特逐渐意识到,如果每一次都将参与者放置在戏剧的核心,会对参与者保护不足,而且十分影响其看待事件的理性观点。在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和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的影响下,希斯考特做出了改变。戈夫曼认为,任何的社会交互都是被框定的行为。布莱希特为了使观众更理性的看待戏剧,提出了“陌生化”的戏剧理论。于是,希斯考特开始将参与者放置在不同的框架里,操纵参与者与戏剧中心的距离。
     

    希斯考特的“专家的外衣”

    希斯考特实践的后期,创造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戏剧:“专家的外衣”。孩子总是在不知道自己学习的内容之前,就假装知道,通过教别人的方式去学习。戏剧成为了传输知识的工具(1897年芬利强森也是同样的主张)。

    “专家的外衣”将活在当下戏剧中的投入、参与,变成了更理性的学习。但与传统学习不同的是,因为被赋予责任,学习就有了动机,知识变得与自己相关。专家的外衣减弱了戏剧性,很像探究式的学习。西斯卡特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后期,开始为学习大声疾呼。
     


    “多年实践让我意识到,我们不应该在学校中追求有更好的戏剧教育,而应该追求更好的学习!”

    ——希斯考特
     

    盖文·伯顿的“虚实之间”

    希斯考特是绝对的天才,可惜的是她的实践很少被理论化地记录下来。盖文·伯顿是希斯考特同一时期的实践者,他在实践之余也十分重视理论化,他所提出的“虚实之间”是对希斯考特早期“活在当下”戏剧的发展。
     

     

    “只有把自己交给事件,才可以说你体验了它。你让它发生在你身上,于是你可以能继续让它发生。这既是主动也是被动的过程,就像游泳一样既投入在水中,又在控制着水。你在一个社会事件里同时存在于‘此刻’。这让体验有了一种存在主义的特质,你从内部参与到一个社会事件中。这个概念对于理解课堂戏剧十分关键。”——伯顿(1992)

    伯顿认为,总有一种方式能让你既投入其中,又理性地观看。因为,事实上没有任何参与者,是完全投入在戏剧事件中无法自拔的。你既在其中感受溪流,允许它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你也在操纵它,你的任何决定都可以改变当下的境遇。“虚实之间”为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更愿意为自己和他人负责,为这个世界负责。
     

    戴维斯的创新

    大卫·戴维斯最大的贡献是,减少了戏剧中运用教师入戏的使用。他十分注重学生的体验,通过限制、框架、保护入戏等对事件的操纵让孩子们走入其中。他认为,戏剧是一个想象活动,通过戏剧元素的操纵,哪怕在课桌上也可以完成一个近似于戏剧的过程。
     

     

    戴维斯认为,连接虚拟世界和自身生活对参与者而言,同样重要。教师必须为参与者找到连接角度,这对于戏剧的共鸣,甚至是挑战现有的价值观来说十分重要。
     

    未来是属于我们的历史

    这些实践者,在漫长历史的潮流中,选择了自身最认可的课堂方式与儿童工作。而当下,克里斯·库珀的教育剧场、乔纳森·尼兰兹的习式戏剧、西西里·奥尼尔的过程戏剧,这都是个人选择,没有对错。

    我们需要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我相信,只要坚定个人的选择,我们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每个人都生活在这段历史之中,未来是属于我们的历史!

    2019年10月

    《隐形的我》&《考试》

    抓马.创造力课程小学段项目

    再次开放授权!

    咨询电话:15810058533(张老师 ) 
     

    点击此处了解 创造力课程 隐形的我

    点击进行报名,即可锁定项目

     

     

    点击此处了解 创造力课程 考试

    点击进行报名,即可锁定项目!
     

    抓马宝贝教育体验中心
    Drama Rainbow·Education Centre
    新浪微博:@抓马宝贝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湖南路15号院甲1号
    Add:No.1-15,Nan Hu Nan Lu,Chao Yang District,Beijing
    官方微信:dr0808
    线上课:点击免费试读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9081074号-1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