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抓马会员
  • 抓马国际
  • 抓马活动
  • 抓马分享
  • 抓马团队
  • 抓马宝贝
  • 首页
  •   
  • 用户名:  
  • 密   码:  
  • 忘记密码
  • “这是孩子们的学习!”Chris 分享会《从学校到中心》二
    3月2日上午,《直面鸿沟:抓马教育十年回顾展》正式开幕!英国剧作家、教育戏剧专家、抓马宝贝教学督导Chris Cooper,作为重要嘉宾出席现场,并为大家带来“教育戏剧中心”分享会——《从学校到中心》。
    上文中,Chris为大家介绍了本次展览的概况,以及抓马为什么不能是个学校,本文将继续走入他分享的一个教学案例——《弃儿》。
    摘要如下:

    《从学校到中心:戏剧及抓马教育的重要性》

    Chris Cooper 先生 / 分享会主讲人
    译者:曹曦 2019.03.02 & 03.03
    抓马宝贝.体验中心顾问
    见学国际教育文化院国际总监
    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客座教授
    故事在我们的中心总是处于核心的位置,我们需要那些在不同媒介中不断强化、重复、更新的故事。故事让我们不仅只待在各自现有的理解上,它可以帮助我们看到自身那些不被了解的部分,它让我们重新看待、想象现实变得更有可能。而戏剧并不仅仅是如何“讲故事”,重要的是,它让故事进入我们的内心,并通过体验的方式活了起来。
    接下来,我想为大家讲述一个叫做《弃儿》的故事,希望也能借此讲述抓马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个勇敢、果断、善良、仁慈的国王。人们都说,他是上天给这个国家的恩赐。国王很完美,就是有两个小小的毛病:脾气不太好,还总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男人们会说,“他是国王嘛”,而女人们就会说,“他是男人嘛”。
    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王位却后继无人——国王唯一的愿望是王后为他生个王子。多年后,王后终于怀孕了。国王欣喜若狂,他在宫殿里狂奔呼喊着,“一个王子、一个王子!”为了迎接王子的降生,皇宫每日大摆宴席。从王公贵族到平民百姓,所有人都私下议论纷纷,他们,真的会迎来一位小王子吗?
    九月后,新生儿的哭声伴随女人的哭声从王后的寝宫传出,回荡在宫殿中久久不散,直到有人说:她是个女孩,一个公主……国王难以置信,上天跟我开得什么玩笑?我这么好的统治者,一个公主?!他几乎都没有去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就将自己关在了书房。
    老仆人告诉他,“我要提醒您的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您的第一个孩子将会成为国家下一个统治者。”国王恼怒地说道,“不!一个公主不能成为国王!”老仆人低声说,“但她可以是个女王啊……”
    几天后,国王命令老仆人将婴儿带到森林,放在圣三脚下献给上天。婴儿的襁褓里放着一枚国王的戒指,以示她高贵的血统,这样上天就会奖励给他一个王子。国王用老仆人的性命胁迫,他只好选择照做……
    我想将故事暂停一下,这里有太多问题了——他怎么能总坚持自己是对的?国王是否要超越法律?他是一个国王还是一位父亲?国王与父亲有什么差别么?他是怎样想到献祭的方法的?如果他坚信自己的决定,为什么又让老仆人为他去抛弃他的孩子?
    这些只是我此刻想到的问题,当我读故事时常会问自己一些问题,我只能在自己的头脑中去思考。但如果它变成戏剧的话,我们会一起分析,一起解决这些问题,然后在脑中一起注入那些空白,制造意义。戏剧,是集体制造意义的社会行为。
    那么,教育戏剧又是如何诞生的呢?
    教育戏剧在欧洲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它近年来才慢慢传入中国。它最初出现在英国。教育戏剧的先锋是芬利强森,她是第一位在课堂中实践戏剧的教师。早在1893年,她就在教室里将戏剧作为教学工具与孩子们工作了。她意识到,学习不仅仅是可以被告知的,它是知晓事物的过程,学校应该是以儿童为中心,而非是以教师为中心。这是非常极端的观点,我们花了100多年都还没学会,如今大多数学校仍是以老师为主,然后是家长,最后才是孩子。但在100多年前,芬利强森已经这样做了。另一位先锋是希斯考特,她与盖文伯顿这些重要的先驱,让教育戏剧在全世界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教学手段,也让我得以来到中国。
     

    2009年,初见抓马

    2009年,我第一次走入了抓马宝贝,在万柳。你们还记得2009年吗?你们的孩子或许还没有出生,像Greta这样的孩子还没到6岁,气候问题也没有如今这么紧迫,那时还没有川普、没有微信。你能想象生命中没有微信是怎样的吗?每天,有超过10亿的微信用户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微信。没有微信,我们就得面对面地跟对方说话。微信让我们的沟通变得更困难了,这样(隔着屏幕)比当面沟通看起来似乎容易得多,于是,当面交流变得更难。微信仅仅只是改变生活的革新性科技之一,十年来很多事都在改变着我们的互动方式。这些技术不仅仅影响了我们的沟通方式,也影响了我们与孩子们的沟通方式,孩子们的玩耍方式。
    这就是我第一次来到抓马的背景,当时的抓马仍是学校的性质。那时,孩子们两个小时的体验与今天完全不同。第一节课,他们跟着一位俄罗斯的舞蹈老师学习芭蕾舞,她把孩子们都吓坏了,她总让他们把自己的身体折成某个角度;铃声响起后,孩子们就去小雪学习演讲,所有人都排成一排训练自己说话;铃声再次响起,他们找到钢琴面前的Coco,学习美声;最后,他们要去到楼上的小剧场,曹曦与安德烈两位老师会教他们表演……这是80年代训练表演的经典模式。
    我不得不告诉王威,“非常遗憾,这并不是教育戏剧。”她非常勇敢地说,“那我们就重新开始。”
    这是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曹曦、Coco、小雪这样的老师必须停下来重新开始,走向一段非常困难的旅程——他们必须在学习教育戏剧是什么的同时,又将自己变成一个教育戏剧引导者。所有人都在重新学习着,什么是游戏、什么是儿童、什么是儿童的发展、什么是戏剧、什么是艺术……我们开始慢慢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当有了这些核心价值后,我们便将其运用到抓马的点点滴滴,我们在尝试着如何将学校的模式慢慢转移成一个中心。
    “学校”似乎意味着,老师要负责将知识传递给孩子,这是关于结果的,而非过程。它将孩子和家长的思考方式都固化了,同样也会影响我们的思考方式。家长总会从自身受教育的经历出发看待他们的孩子,我也会这样。于是,人们总是不断重复自己的问题,无意识地再造过去的经验,只不过让它变得更好而已,人们总是很难意识到应该为孩子去创造新的角度。但通过“中心”的概念,或许能改变这种现状。
    我们要从自己先开始——把戏剧中的故事作为一个核心,将儿童当做拥有自己权利的人,将他们看成拥有特殊社交文化的物种,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即将成为我们的小版成年人。我们要学习如何通过故事来做到这点。
     

    从故事到教育戏剧

    现在,我想邀请各位再次回到《弃儿》的故事。
    从那以后,王后无法再次怀孕,国王就娶了一个更年轻的王后。不久后,新王后就为国王生了一个王子,皆大欢喜。十六年后,小王子长大成为一位充满智慧的、散发着贵族气质的少年。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关于森林的谣言。据说有一位戴着黑色兜帽外国王子,在森林里建立了新的政权。他用自己的弓箭对着那些猎人和柴夫说,不准再踏进我的森林。谣言传到国王的耳里,他将这当成上天的测试。便派人找了一头公牛,拉着载满金银财宝的车进入圣山,将其作为祭祀物品留在了山脚。谁知,戴帽子的年轻突然出现,手起剑落,公牛的头瞬间落地,“不准再走入我的森林王国!”
    这句话被原封不动地转告给了国王。就在他不知所措时,小王子主动请命前往森林。而神父占卜显示“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杀掉王子”,于是,国王便恩准了他的请求……
    同样,这里也有很多问题:国王最后为何会如此自信?戴帽子的年轻人有时从哪儿获得的自信?如果将它变成教育戏剧课程,我们不仅只是谈论事情本身,还会进入境遇实践——老师将转变为引导者的角色,引导儿童进入到故事的虚拟世界中。
    我会让孩子们扮演故事里的贵族,因为获得了一个角色,孩子们可以用角色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故事。他们还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戏剧中的学习永远都有一个目的,在学校的学习里通常都没有目的,不知道为什么学习),我入戏为国王,“我的妻子没办法给我一个儿子!你会怎么办?”这是一个真实的问题,他们必须得满足国王,他们不得不去实践、应用成年人每天在社交中应用的技巧,但所有人都是在被保护的状态下实践的。我们也可以去探索王后的想法,国王从来没有考虑过妻子的想法,让他们入戏去和王后对话。我还可以将孩子们带到故事之外,在现实生活中反思故事里的世界,为什么国王会这样选择?为什么我们会说出那样的话?
    这是非常复杂的学习方式,孩子们在被保护的情况下,在虚拟的世界里探索那些真实的问题。戏剧是假的,但孩子们在其中应用的都是真实世界的技巧。他们在故事里可以拥有国王和王后的权利,拥有社会每一天拒绝让他们拥有的话语权。作为引导者,我的责任是帮助他们去看、去听、去协作,并反思他们看到的一切,我需要让孩子们找到一种中介获得自己学习的能力。他们需要自己去创造、诠释故事的意义,因为故事本身并没有对错。
     

    教育戏剧的教学范式

    在教育戏剧中,我们将这种学习成为熔炉——引导者与儿童需要一起去搅拌我们要学习的知识、制造意义。这个范式区别了孩子们在大多数教学空间里运用的范式——如将孩子们看做鲜花,如果给予足够的时间与营养,你就会开花;将学习比作蜡烛,我会燃烧自己照亮你的成长;将孩子当做回音,“不!按照我说的做!”作为一个父亲,我经常将我的孩子看做回音;将孩子当做朋友,如果我对你足够好,你会不会做我让你做的事呢;将孩子当做敌人,你的问题是注意力不够集中,我要给你纠正过来;将孩子当做机器,到今年十月,你们就会学会ABC了;将孩子当做容器,不断将知识灌进他们脑中,这也是我曾经历的教育。最近,我们似乎产生了一种新的范式,将孩子当做恶魔。这是一种非常没有建设性的范式。
    我们希望孩子能在熔炉的范式下工作,在虚拟中反思真实的生活。我们应该站在他们的角度出发去思考儿童的教育,而不是考虑我们想让他们成为什么样的孩子。
     

    那个勇敢的戴着帽子的年轻人!

    我们再次回到故事中。
    在王子离开四天后,国王被一阵马蹄声吵醒,便焦急地带着随从来到院子里。他看见两匹吐气的马,一匹马上坐着一个戴着黑色兜帽的年轻人,而另一匹马上是王子的尸体,心脏插着一把箭。国王的心疼得就像他的心中箭了一样,“不!他做了什么?这不可能是真的!那个神父说……”然后,他指着戴兜帽的年轻人说,“你到底是谁?!”
    “弃儿,我是一个在山脚下被樵夫所救的弃儿。”她将帽子从脸上摘下,露出一个眼神凶狠的女人模样。她的发带散开,脖子上的项链也随之掉落,一枚金色的戒指掉在了石板上……她说,“我是个女人,这个男孩比不过我。不要再向森林送什么礼物了,因为是你们让它变成了沙漠。现在,它是我的王国。”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有躲藏在黑暗里的老皇后,颤抖着伸出了双手,“是她,我的孩子……”
    年轻人听不懂她的话,但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深深地搅动着。她伸出手,将她的母亲带上了马背,一路奔驰到了森林深处。从此,国王再没有说出一句话,王国也渐渐衰败……
    在戏剧中,我们不得不思考,这个国家后来发生了什么?森林里又发生了什么?他们如何继续下去今后的生活?这时,我或许会入戏为老仆人,孩子们也入戏为王宫里的人一起去探索这些问题,我们要一起决定如何面对森林里新的王国。
    中心有许多这样的故事,孩子们在其中解放着他们自身,解放着真正学习的核心——内在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这是孩子们的学习,他们将决定制造怎样的意义。而作为共同学习者、学习的中介,引导者的任务是去引导他们去学习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让他们更具同理心、想象力、创造力,相互协作地发出行动。
    在虚拟的世界里,孩子们不仅在看待故事里的角色,同样也在看待自身,并通过他者探索着自身。他们思考着各自真正想成为的自己,想生活的世界。总有一天,他们也将为自身而发声,并开始行动,改变境遇!就如瑞典议会门口那个勇敢的戴着帽子的女孩,Greta。
    抓马宝贝教育体验中心
    Drama Rainbow·Education Centre
    新浪微博:@抓马宝贝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湖南路15号院甲1号
    Add:No.1-15,Nan Hu Nan Lu,Chao Yang District,Beijing
    官方微信:dr0808
    线上课:点击免费试读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9081074号-1

    官方微信